高岭

圈养

  他真可爱。看着垂着眼,耷拉着头,明显有点闷闷不乐的孙翔,周泽楷如是想到。
   当初第一次对孙翔有特别深刻印象,是一次在轮回的主场赛上。个人赛的他大秀一波操作,笑得非常开心,两颗虎牙咧开嘴老明显,满身都是高傲与掩饰不住的锐气,当然,也是一个有资本傲气的新秀,神级操作的二年级,当之无愧的最佳新秀。
    后来他转会嘉世,接手一叶之秋,原以为他会大放光彩,但总觉得他的状态一直力不从心且无心于赛事。他更想超越叶修,一叶之秋的前主人。
    刚到轮回的孙翔心里其实有很多想法,一叶之秋的附属品?引领嘉世走向覆灭的丧家犬。恐怕轮回的人都是这么想自己的吧?或许还包括这位依在门边看了他收拾东西好一会儿不知道想干什么的轮回队长。
   轮回一向是两人一间宿舍的,队里也没有因为孙翔是新人给他单独安排一间宿舍,当下独占一间宿舍的只有队长周泽楷一人,这两人就住在了一起
   孙翔仰起头,撇他一眼:“有什么事?”
   周泽楷微微点头:“吃饭”
   孙翔把行李箱塞到床下,起身:“走吧。”

““““””””
我看了全职很久了  有些细节忘了大家见谅

2

  柳席现在身着一精致的白衣随意走在闹市之中。这炮灰生的本就十分俊俏,现在又少了那份淫亵之感,一眼看过去就是一阳光灿烂的美少年,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只是现在这阳光灿烂的美少年决定去抱大腿,对,没错,抱大腿,他决定去萧家,把加列家族乱说一气,反正加列家族才开始卖回春散没多久,还没发生那么多的事情,他还没有得罪到萧炎,现在倒戈是最好的选择。
  一路打听,柳席才走到萧家的大门口,亲咳两声,整理一下衣服,慢吞吞的走向那扇威武的大门。
  才踏出两步,几名加列家族的彪形大汉狞笑着拦住他,“柳席先生,你这是打算投靠萧家么,族长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说完就打算架起柳席把他带走。
  柳席暗骂一声倒霉,硬着头皮不熟练的开启斗气,“我才不会和你们走!”
  那些人当中只有三人是斗者,一个人手中凝聚起了一束淡黄色的斗气直接按向柳席的门面,柳席往后一个急退,一下子闪出两米远。
  运转起斗气后身体一瞬之间轻盈了几分,浑身都是力量。柳席心中一讶,这就是斗气的力量么?
  一只手抹上纳戒,柳席记得那炮灰有一个他师父送他的镶嵌了三阶火属性魔晶的长鞭武器,只不过养尊处优惯了,武器沦为了摆设。
  取出长鞭,注入斗气,那根三米长的红色鞭子隐隐发出火热的红光,鞭子的空气都有一点点扭曲。
  柳席狠狠的把长鞭抽向那群人,鞭子还带着使人融化的温度,“啪”的一声,抽中了那位站在前面的大汉的脖子,顿时,鞭子抽进了血肉里,又“哧溜”一声抽出来,血肉翻滚间还冒出“滋啦”的烤肉声,血涌不止,被抽中的那名大汉瞬间晕了过去。
  另外几名名大汉马上面色惨白,退后两部,颤抖的看着柳席,一击就能够将一名五星斗者重伤,这种力量加列毕可没又通知他们啊!
  几人马上掉头就跑,柳席远远的冲他喊,“加列毕要是再派人过来我就叫我老师灭了加列家族!!”
  几名大汉一个踉跄,显然是听到了,拉着昏了过去的那个更快速的跑了。
  大呼一口气,柳席把鞭子收起来,整理整理心情。
  斗气的力量果然强大,仅仅是最为低级的斗者就能发挥出这样的力量,这鞭子不愧是镶嵌了三阶魔晶的武器,才小小的挥了那么一下就用了他四成的斗气,还未发挥多少它的力量,估计要等到达到大斗师的时候才能完全使用它吧!
  整理了一下衣衫,经过这几名大汉的打扰,柳席也觉得刚离开加列家族就抱人家大腿有点不好,说不定别人还会以为他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好吧,确实是有一些,但也无伤大雅不是吗。反正加列家族把剩下的药销售完了也就没有了,萧家已经开始反击,抱大腿还是顺其自然吧。
  迦南学院大概还有几个月就来招生了,他要好好准备一下,二十岁的六星斗者应该是很高的天赋了,他可没有萧熏儿十五岁六星那么逆天啊,不知道换了个灵魂还能不能炼药…
  幽幽看着那扇大门,柳席叹了口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一个在树影下休息的黑发少年看着柳席渐行渐远的背影,深邃的眼意味不明微微眯起,“柳席……”

辣鸡作者欢乐多 大家将就着看

  柳席坐起身子,揉揉头发,脑袋有点发晕。
  他之前和同学们一起去张家界毕业旅游,结果大巴车和一辆卡车撞上了……对啊!他记得他似乎被玻璃戳穿了头……为什么他还活着?
  头好疼!!
  一份记忆走马灯一样从柳席脑海里闪过,大量的信息让柳席又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天亮了。柳席坐起身,甩甩头,梳理一下头脑中的信息——
  这里是斗气大陆,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做柳席,是一名一品炼药师,师父是一名叫做傅德的三品炼药师,柳席虽然有点炼药天赋,但灵魂力量并不出众,只是一名一品炼药师,斗者的天赋倒是不错,二十岁就成为了六星斗者,不过品行不佳,他的师父对他很失望,翘家到乌坦城享乐,答应了加比列家族的炼药请求,炼制了很多回春散然后精力消耗过度,回房之后又和一个美女欲仙欲死,直接精尽人亡了……
  柳席嘴角抽搐,这不是他刚看完的斗破苍穹里的那个精虫上脑的炮灰么?他……这是穿越了?还是炮灰穿?
  还好还好,还没有到炮灰调戏到萧熏儿和萧玉的剧情,但似乎也快了,就算不去调戏她们,迟早也会被药老灭的吧?
    仔细的想了想,果然还是必须马上离开这里,这幅身体才二十岁,刚好可以参加迦南学院的考核,最好到迦南学院去。
  柳席翻身下床,果然浑身有一股力量在游走着,原著里面的柳席好像是六星斗者吧?后面被萧熏儿杀了一次之后又被萧炎给烧成灰了……不是主角果然很要命啊!
  他现在没有时间来思考穿越过来了该怎么办,家人怎么办朋友怎么办恋人怎么办,他已经死过一次了,死前那一秒他想到了很多东西,什么都想通了,结果没死成,现在他只想好好活下去。
  一下床就有两名清秀的女子走过来,“大人,让奴婢来为您穿衣。”
  柳席扯着嘴角,干笑,“好吧…咳…两位小美人可要好好服侍我啊”如果是那色魔应该是那么说的吧,在离开加比列家之前得装好他的样子。
  那两名清秀女子果然紧抿着唇,一副楚楚可怜隐忍的模样,颤抖着为柳席穿上衣服。
  洗漱之后,他直接按着炮灰柳席的记忆,往加列毕的书房走去,他现在要马上离开这里,他知道了柳席的一切,嗯!好好的装逼一把。
  象征性的敲了敲门,柳席毫不客气的推开了房门,加列毕果然在里面喜滋滋的算账,一看到柳席不打招呼的推开门进来,一点也不生气,看向柳席的眼神就像看一颗摇钱树一样,笑眯眯的道,“柳席先生,找老夫有什么事吗?”
  柳席玩世不恭的笑道,“加列老爷,我突然记起一件事,这段时间玩的太高兴了,给忘了,家师叫我去迦南学院锻炼锻炼,眼看再过不久迦南学院就要来招生了,我必须去找一些同伴了,我们的生意估计不能再继续了”
  加列毕脸色大变,他没想到家族现在刚刚发展到如日中天的地步,摇钱树居然要离开了,他焦急的道,“柳先生,这可不符合我们之前签订的协议啊,我们当初可是说好您至少在我加列家炼药一年或者打倒萧家才会离开的么?”
  柳席心中翻了一个白眼,萧家的萧炎可是要成为斗帝的男人,还打倒萧家,做梦。嘴角挂起了一抹讽刺,“你现在是不让我走的意思了?”
  “老夫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只要柳席先生遵守协议,在这里就是您的享乐之地啊,离开这里有什么好的呢?”加列毕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的贼快,如果实在没办法,威逼能把这个一品炼药师留下来的话也可以试试。
  冷笑一声,柳席不屑道,“我老师可是三炼药师,你想对我动手?”
  加列毕脸皮一抽,大吃一惊,他之前可没听说过他师父是三品炼药师,不过他确实在炫耀的时候给他看过一些三品的丹药,如果是真的那就不妙啊,一个一品炼药师可以让萧家焦头烂额,一个三品炼药师可是可以让他们加列家族死无葬身之地的啊,况且萧家刚刚开始反击,这种时候柳席怎么可以离开呢,心中暗骂柳席的不守信用,也肉痛那金币,无奈的道,“哪里哪里,柳席先生是现在就走么?”
  微微颔首,柳席一个转头就打算回房间收拾东西,边走边说,“把我炼的药的钱给我,我走了之后随你怎么提价,二十万金币,还有房间里的那两个侍女我要带走侍奉我。”
  加列毕一脸森然,一脸老肉极轻的颤动着,显然是气的不轻,但他也没有办法,炼药师这种人就是毒蜂窝,捅不得。
  柳席当然不可能把那两个侍女带走,只是做做样子,他说那番话的时候可真是心虚啊,他可是个三好公民的说。
  也没有什么要收拾的,东西都在纳戒里,只是柳席在房间里还有一只三阶魔兽魔纹兽的蛋,那玩意可贵重了,一只成年的魔纹兽堪比八星大斗师,且成长速度快,只要孵化了,两岁就算作成年,只是孵化是个问题,可以说,看它心情。加列家的一个佣兵十分好运的捡到了,但是不知道什么品种的,炮灰一眼看出来就把这个蛋收了。
  把那个起码成人巴掌大的蛋小心的揣在怀里,柳席又接过一张有20万金币余额的绿色卡片,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加列家。